首页 新闻 移动互联 网络 大数据 电子商务 移动化 操作系统 服务器

并行链创始人深度解读Libra: Libra面临的挑战也是人类的

2019-06-24 11:49:04 作者:佚名 出处 :

      都快移民火星了,而我们的金融体系却还是上个世纪的

  扎克伯格终于扳回了一局,可以在钢铁侠马斯克的面前从容的笑一下了。近一年多来马斯克奇招频出,风头无两,送座驾去火星、一次打60颗卫星上天,接下来还要继续打上万颗。去年差不多的时间,马斯克一指火星,说到2024年那里会有我6艘飞船。而扎克伯格却忙于在国会用40个不知道来应付44位议员劈头盖脸的质疑,接下来更被市值下滑、财富缩水、员工反水弄得焦头烂额。

  然而伴着比特币冬融,Facebook的Libra稳定币计划堪比一声春雷,直接将人类的下一个目标指向全新的数字金融时代。Facebook股价应声而涨。一列满载27亿用户的列车徐徐启动呼啸前行,到站时刻定在了5年后,恰巧是老友上火星的2024年。钢铁侠你放心吧,这下不用担心火星上找不到银行了。

  暂不提可实现问题,在未来人类何去何从的战略高度上,扎克伯格终于提出了一个比肩移民火星的人类目标——进入数基经济时代。

  今天我们熟知并习以为常的金融秩序,脱胎于二战后的布雷顿森林体系,重建于牙买加协定。这种基于协商制的货币协作体系,以经济体之间的货物贸易为基础,最大程度的维护着贸易自由和货币主权之间的平衡。然而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多边贸易比重迅速上升,牙买加体系迅速捉襟见肘。上世纪末,超主权货币欧元横空出世,很快在欧洲经济体内发挥重要作用,在储备和流通实效上均凸显出优于SDR的效果。

  而互联网革命是在这之后发生的事情,世界进一步被拉平。数字革命猛烈的冲击着旧有的经济体系,市值榜单居首的不再是能源石油,也不是计算机和软件,而是互联网新秀。一个无国界的信息世界横亘全球,贸易和流动再也不仅限于一船船的货物,数字化的供需在不断上升。Facebook从未在中国开展业务,但去年来自中国市场的收入却高达50亿美元。这些收入中并没有一美元的货物曾经通过码头或海关。而我们通常认为,主权货币的边界就是海关。

  这并不代表基于实物贸易的金融体系很快会受到什么威胁,但必须承认这些横跨主权的巨大互联网经济要素中,存在很多难以用传统的经济体概念去支撑的内部和外部经济行为。Libra如果成功,它不是第一个跨主权货币,但必定是第一个真正在数字经济体内起到储备和流通作用的数字主权币。

人类需要全新的数字经济基础设施

  春江水暖鸭先知,Facebook推出Libra计划,绝非发一个币这么简单。

  互联网时代以后,出现了这样一类公司,公司的主要资产是数据,这些数据的生产和维护者并不是公司的员工,而是名义上的“用户”,几十亿“名义用户”免费维护和更新这些数据。如果以传统视角看,将贡献收入的一方视为用户,那么这些公司的实际用户是广告商。即使我们对这类模式已经耳熟能详,但我们更应关注的是一些明显的非传统特性,如:

  负边际成本,譬如随着Google公司的Android使用规模变大,授权收入上升,Google公司的成本并不上升,而获取的用户数据却迅速增加。

  数基交易,Google、腾讯、Facebook这样的公司,绝大多数的收入都基于数字形式的定购与交付,包括商品或服务本身也全部是数字形式的、机器或自动的。在全球范围内,我们明显的看到这类交易规模的上升,这意味着,全数字化的供需模式,将在我们的经济活动中占据越来越多的比重。这类经济活动,也有着天然的跨主权特性。

  典型互联网公司的成功,全都仰赖于创建了异于传统的商业模式,巧妙的将成本要素与收入要素组合,俗称羊毛出在猪身上。我们很容易对身边的事习以为常,并没有细究这类完全有悖于传统的商业模式,其实是由于数字经济条件下又一套完全异于传统经济的价值表达方式。由于没有恰当的数字经济基础设施,这些不同价值要素的组合不能自发完成,需要特定的组织者来协调,居于组织者的一方便掇取了最大红利。这是互联网公司市值能雄踞榜首不动摇的根本原因。但世事不绝对,在没有恰当基础设施支撑时,也有组织者搞不定的情况,由此也出现了类如维基、知乎这类模式的变现尴尬——很难将商业收益与贡献者的奉献协调起来。

  从贸易需求而言,我们并不需要一种新的世界货币。然而从数字化生态而言,没有任何一种传统基础设施能够完全满足我们的需求——基于网络流动、能够表达价值和权益,价值要素可以自发组合、可以被映射为明确的机器规则,价值流动性可以按生态需求自动发行和销毁,完全属于数字生态的价值表达和流动媒介。随着这些数字经济体的进一步发展,真正能适应其生态需求的经济基础设施呼之欲出。在这一新的经济基础设施上,可以支撑的并不仅仅是一种稳定币,而是一套完全可以用数字逻辑表达的供需协作和权益协作。从而成为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新兴经济体。

无论过去还是明天,Facebook

  当上个世纪规模效应为王时,低边际成本是不二法宝。而这个世纪则是网络效应的天下。网络效应是指个体加入网络时,即增强了个体也增强了网络的一种互惠效应。个体激励是网络效应的根本要素。在上个世纪的经济基础设施中,参与者去掉个性加入共同体,以降低边际成本和获得规模效应;而今天的网络商业模式则要求经济基础设施能最大化个体激励,由区块链支撑的数字经济体将会是人类文明的下一个里程碑。

  Facebook作为连接世界人类人际关系最成功的公司,显然有野心把人类的经济关系也连接起来。而近一年来在欧洲和美国的步步紧逼下,Facebook的数据变现模式备受质疑。无论是维持现在还是开拓未来,Facebook急需发现一种全新的模式,在继续加强个体激励的同时,不被指责为对个体数据价值的占有和收割。从这个角度讲,Facebook的真正兴趣并不是发行一个稳定币,或做数字世界的新央行。Facebook要的是未来世界的基础设施,一种与牙买加体系并存的、无主权边界的、能够支撑未来数字经济体的全新基础设施。

Libra

  Libra计划推出后,最受关注的就是这一计划对现有金融秩序的挑战。毕竟27亿人使用的货币,无疑成为世界上流通最广泛的货币。然而事实上,仅就稳定币而言,监管和合规是Libra计划最无悬念的部分。Libra必须由实物资产做抵押,那么每一枚Libra都将是物理世界资产在数字世界中的映射。它比任何一种现存的货币机制都更加透明和确切,它的追踪和管理并不比任何现实世界中来得难。鉴于相关分析很多,此处不做展开。做一个最简单的对照,我们在微信上信手发出去的红包,本质上就可被称为“红包币”的一种稳定币。“红包币”以人民币1:1做抵押,由用户自由发行,不仅在腾讯体系内流转,而且广泛用于生活支付,由腾讯产生和销毁。除了一点不同,就是“红包币”没有运行在区块链上。所以对于Libra,马化腾抛出几个字:“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

  可以确定的是,基于实物抵押发行的特点,注定Libra是决不会挑战牙买加体系的,基于这个性质,IMF也不太可能给Libra协会一个席位。但可以肯定的是,Libra的抵押资产类型和多寡、Libra天然的跨境流动特性,将会为世界金融带来巨大的变数。很容易想象到,现实中的强势货币在这个平台内会获得更大的优势,Libra很聪明的不和特定的法币锚定,可以大幅降低主权敏感性,但这并不足够,先从金融基础设施差的地区推行,也是个不错的注意,但未来如何进一步与各主权国平衡,相信有很长的路要走。

  毋庸置疑,Libra必须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否则它将和现有的其它支付平台没有任何区别,也不会成为未来数字金融基础设施。Libra以许可链起步,但在实现的尝试上缺乏任何基础。在这方面,由IBM和Linux Foundation打造的许可链鼻祖Hyperledger已经耕耘了4年之久,其间因设计因素经历了非常大的架构调整,积累了相当多的资源和经验,但却没有在协会初始名单中出现,不得不说令人惊讶。到底是IBM的Hyperledger婉拒了Facebook的Libra计划,还是Facebook并不如其声称的那般开放,我们不得而知,但必须指出,现有区块链技术既不像Libra白皮书说得那般不敷一用,也不像Libra表达的如同把大象关进冰箱那么轻松——开门、赶象、关门。

  IBM的Hyperledger和R3的Corda都是在许可链方面有经验可循的项目,Libra的方案并无创新之处,以开放自称的Libra抛开这些项目自立山头,有一个理由是非常鲜明的,那就是要打造一条不同于以往的,场景是全球规模数十亿用户的,专为稳定币运营而实施的专用链。按其自己的说法,未来还要切换到公链上。事实上,许可链技术不是问题,而几十亿用户是个大问题,切换到公链上是个大问题。在容量和速度上,EOS做了激进的尝试,但事实TPS也只是推进到数千。Libra虽然口头上不承认,但其目前的技术规划可以视作一个增强版的Hyperledger+EOS。想要进一步向几十亿用户的规模推进,可以预见的方式有以太坊正在研究的Casper分片技术,IOTA的DAG技术,并行区块链代表Paralism的动态分片技术等,而Libra在这方面却只字未提。

  此外,Libra的治理权问题也是一大挑战,到底是实现Libra白皮书中所憧憬的“全球性的金融基础设施”,还是最终成为Facebook自家后院,最终落在Facebook如何让渡治理权给Libra协会,以及Libra协会如何真正具备中立的“全球性”。就连其现有的合作伙伴也有这方面的担忧。万事达卡数字解决方案执行副总裁约恩·兰伯特(Jorn Lambert)表示:“如果某些成员比其他成员的权重更大,那将出现问题。信任非常重要。”在联盟链有许可的环境下,无法做到完全的去中心化和公平公正,如果要消除这一问题,Facebook最终可能必须放弃“便捷”的联盟链方案,走向公链治理路线,以获得Libra长久稳定的运营。不可否定,无论是性能还是管理协作,现在看起来Facebook稳定币的联盟链方案已经是各方综合后得出的最大公约数。但是在接下来的五年内,公链技术也在飞速发展,将争相成为稳定币的发行平台。如并行区块链Paralism自身便具备稳定币发行的特色,比特币闪电网络,以太坊2.0的Plasma有着良好的社区基础,Facebook怎样平衡好开放的节奏,是实现Libra向公链的过渡的关键。

  无论如何,100个会员,1000万元的加盟费,这场10亿元的聚会,数字新基础设施已经在路上。无论Libra成功与否,这条路只会前行。下一个五年,我们不止有火星,还有真正属于未来的数字经济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