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频道 互联频道 智能频道 网络 数据频道 安全频道 服务器频道 存储频道

运营商阵营剧变:移动联手广电 共筑“网络+内容”生态

2020-05-26 10:24:06 来源 : 时代周报

5月20日晚,电信业传出一则重磅联姻:中国移动(00941.HK)在港交所公告称,已与中国广电订立有关5G共建共享之合作框架协议,未来双方将发挥5G技术、频率资源等方面的优势,集约高效地实现5G网络覆盖,共同打造“网络+内容”生态。

中国移动同时强调,在5G合作方面,双方将保持各自品牌和运营独立。

5月24日,有电信行业资深从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直言,此次合作,中移动和中广电皆是赢家,移动则堪以“血赚”来形容。

4月24日,中国移动雄安产业研究院主任研究员陈志刚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继电联联盟之后的移广联盟,标志着中国电信运营行业进入“双寡头垄断竞争”格局的新时代。

“这不仅是两个公司的合作,更是两个生态的融合。移动和广电合作撕开了电信和广电深度融合的口子,这两个生态从对立、对抗走向合作、融合,中国移动和中国广电成为连接两个生态的联结点。”在陈志刚看来,这一次牵手就是十年“婚约”,代表着双方的合作是一种长期主义。

“管理层、行业人士以及公众,其实都厌倦了电信运营商原始、冲动、无脑的竞争,双方管理层皆希望能创造出一种更稳定的契约关系,让电信运营行业少一些动荡和无谓的低层次、低水平竞争。”陈志刚说道。

优势互补与格局突变

按照移动广电双方的合作协议,双方按1:1比例共同投资建设700MHz5G无线网络,共同所有并有权使用700MHz5G无线网络资产。

协议显示,骨干网由中国移动提供,国际接入由中国移动提供,700MHz接入网络完全由中国移动负责维护,虽然是有偿的,但是避免了广电从零起步。此外在700MHz频段5G网络具备商用条件前,中国广电有偿共享中国移动2G/4G/5G网络为其客户提供服务。

此番协议的期限目前约定至2031年12月31日,是一份长达十年以上的稳定契约。

5月22日,对于中国移动与中国广电更为具体的合作模式,例如是否会新建合资公司,广电需支付的运维和共享费用等,中国移动方面向记者称未有更多信息可以透露。

毫无疑问,中国移动是此次合作的最大赢家。700MHz频段之所以被视为“香饽饽”,是因为其具有信号传播损耗低、覆盖广、穿透力强、组网成本低等优势特性,是发展移动通信的黄金频段。

陈志刚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从资源角度,低频频段是5G的稀缺战略资源,中移动一举拿下垂涎已久的700MHz频谱使用权,堪称如虎添翼。

“站在全球的尺度,700MHz作为欧洲地区未来5G部署的主要频段,也有助于中国移动以及中国广电为用户提供更好的全球化连接服务。而从生态角度,中国广电所依托的广电系统是内容产业的标准制定者、游戏规则制定者以及生产者;中国移动则获得了在内容生态的战略高地。”他说道。

从整体上的优势互补看,此次双方共建的700MHz低频,与中国移动也向广电开放的2.6GHz和双方重合的 4.9GHz高频形成高低互补,在建网成本、建网速度方面都具有优势。

对于广电而言,同样意味着双赢。对于既缺移动网络资源,又缺真金白银弹药的广电系统而言,这一联盟直接缩短了其在5G网络建设、运维、运营人才体系建设上的投入。

“中国广电相当于鸟枪换炮,一步迈进快车道。”陈志刚总结道。

由于5G建网耗资巨大,共建共享成大趋势,报团取暖成为行业共识。因此,2019年9月,中国电信便与中国联通宣布结盟,意在以“1+1>2”的阵势对垒一家独大的中国移动。

陈志刚分析称,从生态互补角度看,广电移动合作是两个互补的生态以强补强,以长加长,是共赢型、共生型的合作;相反,电信联通则是同质型、零和型的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移广联盟和电联联盟的竞争将会从价格竞争转向生态竞争,也将会推动整个行业从价格、服务、网络、内容、业务等方面,展开多维度、多层次、全方位的竞争。

传闻众多与靴子落地

相比三大运营商在5G投入上的浩大声势,5月17日,中国广电才在外界热盼中披露了自身最新的5G计划:中国广电将采用独立组网(SA)模式、极简架构方案,低频+中频多频叠加、FDD+TDD协同组网的技术路径,力争2021年底基本实现广电5G的全国覆盖。

由于手中有好牌,好女不愁嫁,中国广电的暧昧对象和绯闻故事之多,堪称电信界“王思聪”。

早在2019年3月份,广电国网就与中信集团及阿里巴巴两大巨头分别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称将共同打造新型的媒体融合传输网、数字文化传播网、数字经济基础网和国家战略资源网。此外阿里云还宣布将联合广电系统共同打造“智能城市运营商”这一全新角色,承接城市智能化运营,引发多方猜想。

2019年6月,又有网络消息称,随着华为与各地广电网络的签约加速,“广电+铁塔+华为”或是广电系一条较好的5G破局之路。

在拿到牌照后的2019年8月份,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便曾透露,中国移动和中国广电讨论过5G方面的合作。于是新一轮炒作,中国广电要与中国移动合作5G的消息开始甚嚣尘上。

到了2019年年底,关于国家电网将与中国广电合作参与5G建设的传闻又开始不胫而走,甚至还有消息称“最快年底合作方案就会出炉”,再一次搅动了整个5G江湖。

今年1月,工信部向中国广电颁发4.9GHz频段5G试验频率使用许可,紧接着4月份,工信部正式解绑700MHz频段,意味着700MHz频段终于可以正式用于5G建网,无疑打通了政策最后一公里。

业绩承压与策略分化

今年一季报显示,三大运营商在非常时期的净利润全部下滑。

其中,中国移动净利润为235亿元,同比下降0.8%;中国电信净利润为58.22亿元,同比下降2.2%;中国联通净利润为31.66亿元,同比下降13.9%。

根据中国移动相关数据显示,吸金能力最强的中国移动核心指标之一的移动用户ARPU值(每位用户平均收入)从2018年的53.1元,下滑至2019年的49.1元,今年一季度该数值已经下滑到46.9元。

愈发稀薄的利润,以及三大运营商大幅提高的建设资本开支,一年动辄2000亿元布局5G基建投入,压力显而易见。

自去年10月5G套餐正式推出商用以来,截至今年一季度,中国移动的5G用户数为3172万,中国电信该数值为1661万,而中国联通则一如既往不对5G用户数进行披露。

5月24日,一位中国联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中联通正在发生变化,从以往KPI和着眼点是非常关注用户增长数量,到现在更注重用户质量和价值,转型着重差异化发展和互联网化运营。

年报显示,2019年中国联通产业互联通收入同比增长43%,达到329亿元,占整体服务收入比例达12.4%,已成为稳定收入的重要驱动力。

中国移动在新兴市场方面,则着意加大国际业务、股权投资、数字内容以及金融科技四大领域的拓展力度。去年其国际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1.4%,股权投资收益对净利润贡献达11.9%。

而中国电信不断加快新兴技术与政企业务的结合,推动云网融合发展。目前其DICT业务正逐步成为新增长极,其中“天翼云”在公有云IaaS市场份额排名全球第七,位居全球运营商之首,IDC业务国内综合排名第一。

5月24日,通信行业分析师付亮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运营商已经很难从传统通信服务上获得更多收入,只能转向新兴业务,尽管各家瞄准的点不同,但利用新业务为发展注入新动能已成为行业共识。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