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业界 国际新闻 数码 电子消费 通信 前沿动态

中国电子发布“中电金信”品牌和战略 金融科技全栈图景成型

2021-02-04 10:32:36 来源 :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1月20日,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推出“中电金信”新品牌、新战略。这是中国电子继发布PKS金融全栈解决方案之后,进一步聚焦金融IT行业、强化“金融+生态”核心竞争力的最新举措。中国电子发力金融业数字化转型的路径也更为清晰——

以自主创新构建的PKS安全体系筑牢核心安全技术的基础和底座,以深耕金融行业需求和场景10年的工程实践积淀为牵引,由整合新生的中电金信软件有限公司(中电金信)“穿透”金融科技从基础层至应用层,打造金融业全栈解决方案,构建全方位金融科技产品图谱,为金融行业的安全运行保驾护航,亦为其他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提供示范。

正如中国电子副总经理陈锡明所说的,“我们推出‘中电金信’品牌和战略,就是致力于形成从核心应用到技术和业务中台,到软硬件基础设施的全国产化解决方案和系统能力,着力解决金融科技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发展和安全问题,牵引和带动金融科技、技术、产品和系统的自立自强,助力金融数字化转型和升级,为我国金融科技走向世界前列作出中国电子的探索实践和贡献。”

最后一块“拼图”落地——

金融科技全栈图景成型

2020年1月16日,中国电子将金融科技解决方案“领头羊”团队纳入版图,补上了自身金融科技产业链的关键一环。当最后一块“拼图”落地,中国电子金融科技全栈解决的图景便呼之欲出。

所谓“全栈”,意味着从最底层的基础设施,到最上层的应用,围绕所有系统形成一站式解决方案。

作为以网信产业为核心的中央企业,中国电子经过近10年的艰苦攻关,打造技术先进、生态丰富的自主计算机基础软硬件“PK”体系,被国际同行誉为“中国架构”。同时,在“PK”体系基础架构中创造性加入立体防护安全链,成功建立“PKS”安全体系。以PKS安全体系为基础,就能实现“在自家的地基上盖自己的摩天大厦”,意味着我们在金融科技领域有能力实现“本质安全”。

而在应用层,基于其在金融行业积淀的深厚优势能力和实践经验,将在PKS安全体系的基础上接续发力,打造金融科技从底层芯片软件到中台应用再到上层应用的一站式的金融科技完整产业链,提供更加安全可信的金融科技服务。

沿着这个思路推进,中电金信的“诞生”可谓是中国电子深度整合相关资源和能力的“周年答卷”。

对于中国电子来说,中电金信既是金融科技全栈解决方案的“集大成者”,也是PKS安全体系面向各个行业的一个重要“出海口”。

就前者而言,作为基于全栈信息技术的金融数字化咨询及软件提供商,中电金信有能力在自有PKS安全体系基础之上,提供覆盖数字化业务、数字化营销和数字化运营等全方位场景的应用服务。简言之,就是能够实现各个层面技术的垂直打穿,为金融业客户实现分布式架构下的全栈解决方案和产品。

就后者而言,中国电子的PKS安全体系已在多个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布局应用。相较而言,金融业的数字化转型的需求更为紧迫、安全性要求更高,攻克了金融业这个“战略节点”,其他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亦有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对标范例。

产业变革大势牵引——

金融业数字化转型需求旺盛

中国电子积极布局的动作,映射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发展大势。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新发展研究部的相关研究预计,经过10年左右,数字技术将由导入期进入展开期,向经济社会广泛扩散,释放其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

这一趋势反映到具体行业尤其是金融业,数字化的态势就更为明显。无论是传统金融机构的转型升级,还是全新的金融信息与数据服务需求不断涌现,都会催生金融信息科技服务业庞大的市场规模。根据IDC的预测,到2024年,仅中国银行业IT解决方案的市场规模就将达到1273.5亿元。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银行业纷纷推出线上“非接触金融服务”,市场渗透度和用户的接受度也在不断增强。这既是前期金融科技发展成效的“试金石”,也是下一阶段推动整个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加速器”。

从技术迁移的角度来看,在金融业数字化转型的大潮中,努力实现我国金融科技的自立自强迎来重大机遇。“以前整个行业是集中式架构,现在我们面临着分布式架构的改革,分布式架构灵活、可靠、融合成本低。变化就意味着机遇。以前,在先发国家已然构建成型的体系中,我们很难找到切入点和突破口。”中电金信总经理冯明刚说。

其实,且不说国际科创趋势的演进和我国发展内外部环境的变化,仅仅从我国金融业发展自身的需求来看,推动数字化转型不但势在必行,而且对转型的质量和效益也有更高的要求。

在我国,无论是金融业的大规模市场,还是金融应用场景的复杂多元,乃至金融科技迭代的速度,在世界上都是遥遥领先的。

先看市场,数字化已经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2013年,我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为37.77亿笔,2019年,这个数据就增长到了7066.07亿笔。

再看金融业发展的实际,往往一个省级的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就能拥有1亿客户。也就是说,我国的金融机构通常要在大容量、高并发、高峰值的条件下,实现金融机构运行的高性能、稳定性和安全性。

中电金信研究院院长况文川对记者说,“在理论和思想框架方面,先发国家有明显的优势。但在实际应用领域,我国过去10年经过第一代消费互联网所积累的数据驱动、平台互联和AI应用等很多方面的资源独具优势。在这个方面,我国的金融科技服务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要想进一步完善,也难以找到这一领域的成熟经验,我们只能靠自己来推进。我们的定位就是做好基于全栈信息技术的金融数字化咨询及软件提供商,不仅为有实力的机构服务,同时也能为广大中小机构提供基于PKS安全体系全栈式解决方案和系统能力,助力整个行业的数字化转型。”

坚持系统观念推动发展——

把科技的力量真正激发出来

虽然中电金信的品牌和战略刚刚发布,但整个团队深耕这一领域已有10年。其在全国设有21个研发机构,拥有超过25000名专业人士,长期服务于国内外金融行业客户,已经累计为500余家金融机构提供服务,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

经过此次新一轮的资源整合,中电金信具备提供包括业务咨询、软件产品、解决方案实施、云架构迁移、运维运营、质量安全保障和系统集成等全栈式的金融科技产品和服务的能力。同时,还将在与多家科技企业的技术合作中打造和完善金融科技生态圈。

对此,冯明刚给出了四个方面的发力点:一是依托中国电子强大的科研能力和产品体系,为金融行业打造自主安全的全栈解决方案体系;二是成立中电金信研究院,实现全栈技术的垂直打穿;三是打造开放的研发体系,积极参与行业标准制定,联合高校共同研发,联合客户创新实践;四是建立咨询业务能力体系,以咨询业务引领数字化转型方向。

打造生态圈的目的是“破圈”。

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院长廖理认为,“金融业的发展水平以及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的能力将高度赖于科技的力量。”况文川也持同样的观点。

“可以看到,当今的数字化正在从消费互联网走向产业互联网。金融机构已经深入到整个社会生活中,金融业的深度数字化必然会对整个社会生活产生重大影响。”况文川对记者说,“比如,金融机构可以利用科技手段在服务过程中积累更多企业运行的信息和数据,必然有能力更为精准地支持实体经济。这就是我们在产业数字化这个阶段将会看到的变化。”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新发展研究部副研究员熊鸿儒认为:“当今世界主要经济体已经开始在关键的数字技术领域谋划自己的技术标准体系,未来全球在数字技术部分关键领域的技术和标准体系或将呈现多元分化与竞争态势。”

在这个“多元分化”的版图中,来自中国的数字技术理论与实践应占据重要一席。

“我们要以开放的心态持续创新,在面向世界的开放合作中持续进步。”冯明刚说,“下一步,我们一定会做国际化。现在我们的产品就要开始跟国际的产品进行对标,通过在新一轮技术架构上所获得优势,接续打造具备国际竞争力的解决方案。”(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栾笑语)